電信運營商“免費午餐”好吃難消化

www.f68.com

2018-10-04

  在相關部門不斷敦促電信運營商做好提速降費工作的態勢下,中國移動、中國聯通、中國電信三大運營商接連宣布,自7月1日起取消流量“漫遊”費。 不過,記者近日調查發現,一些消費者卻被電話營銷騷擾,而眼花繚亂的資費套餐也常令人無所適從。 業內人士認為,當前,我國已處于網絡信息社會,網絡速度的快慢、上網費用的高低,成為衡量社會基礎公共服務水平的一個重要指標,建設好“信息高速公路”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,“提速降費”仍有潛力可挖。   消費者不堪運營商電話騷擾  從今年5月份開始,山西省太原市市民李瑋鋒飽受電話營銷騷擾。

他告訴記者,多個自稱是移動公司客服的人打來電話,建議他升級資費套餐,李瑋鋒隨即表示流量夠用,但挂了電話不久,又一個自稱是移動公司的工作人員打來電話,擔心李瑋鋒的手機流量不夠用,並給他免費贈送三個月的流量。 一周時間,類似這種升級套餐、辦理免費流量的電話,李瑋鋒接到了十幾個。 “後來,我接到電話時都告知請勿騷擾,但是消停幾天後,依然還會接到這樣的電話。 ”李瑋鋒説。   前不久,太原市消費者協會公布了一位消費者的投訴:某通訊公司通過電話向消費者介紹新套餐,希望消費者將原來的套餐更改為新推出的套餐。

由于不想更改套餐,消費者並不想多聽業務介紹,可是,客服人員語速太快,根本容不得消費者插嘴。 消費者好不容易插話告訴對方不需要,可是對方並不停止,仍然繼續介紹,糾纏不休,消費者只能挂斷電話。

隨後幾天,這名消費者又接到幾個推銷類似內容的電話,無奈之下,只能投訴。   受訪消費者的經歷並非個案。 近日,太原市消費者協會發布2018年上半年消費投訴五大熱點,其中通信行業成了投訴熱門。 消費者反映,一些運營商多次打電話讓消費者升級手機套餐,聲稱會給很多優惠,有時同一號碼會撥打多次,不接或者挂斷均不能阻止此行為,給消費者的生活和工作帶來很多麻煩。

  第三方投訴平臺“聚投訴”也有多人投訴運營商頻繁的電話營銷。 河北的一位王女士説,她多次接到過電話騷擾,推銷資費,但拒絕後依舊來電。

而江蘇一位消費者周浩説,整個4月份共接到中國移動通過10086、各營業廳固定電話、個人手機號以及虛擬號撥打的100多次電話,這些通話都是讓他修改套餐並贈送3個月的全國流量,盡管他本人已多次明確表示不需要,但依然接到電話騷擾。

  是真優惠還是在“挖坑”  受訪消費者表示,不管是電話變更資費套餐,還是營業廳眼花繚亂的廣告宣傳,各種形式多樣、模式多種的資費産品,讓人看得眼花繚亂。

這其中有的確實享受到優惠,但一不小心有可能就會入“坑”。

  首先,“免費午餐”好吃卻難消化。   採訪中,一些消費者表示經常接到免費升級套餐的電信營銷電話,聲稱可以免費將現有的套餐升級到更高級別的套餐,也有人接到過“只需一元錢就可獲贈2G流量”等營銷電話。

然而記者調查發現,免費升級並非真的免費。

  太原市市民王先生説,今年年初,他接到移動客服人員電話,告知他可以將48元的資費套餐免費升級到78元,體驗期三個月,也就是説花48元可以享用78元的資費産品。 但是體驗三個月之後,他的資費並沒有恢復到48元,而是按每月78元收取。

  “三個月時間,確實已經忘記升級過套餐,也沒有接到電話和短信的提醒。

”王先生説,當時想著既然是送的就要了,結果過段時間開始收費,還不告知用戶,他平時很少看賬單,等發現時已經過了很久了。

  北京的劉先生也遇到了資費自動續訂的問題。

今年6月末,他購買了20元500兆的聯通流量包,結果到了7月份,上月的流量包自動續訂,而劉先生表示本月的流量根本用不完。

“流量包本身就是短時間內彌補流量不夠用才訂的,如果要長期使用就升級套餐了,結果現在的流量包都是自動續訂,根本不管你用不用得著。

”劉先生對此表示很無奈。

  其次,各種産品琳瑯滿目,消費者霧裏看花、享用難。   國家統計局山西調查總隊近日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,有不少用戶反映當前電信運營商的資費套餐太多、形式太雜,預存、捆綁、返還、抵扣等模式多種多樣,看得眼花繚亂、用得讓人糊涂。 報告認為,受制于新老轉換難的問題,很多老用戶每月實際支出費用並沒有下降太多。

例如,新入網的用戶很多選擇百兆寬帶,中國移動營業網點已停止20M寬帶的業務辦理,50M起步。

但還有很多老用戶仍然使用10M或者20M的寬帶,究其原因是在之前已簽署了兩年甚至三年的寬帶合約,不能更改。

  此外,三大運營商之間不能“攜號換網”,給用戶帶來極大不便。

據臨汾調查隊對16位個人及家庭用戶調查,大多數用戶都不願意放棄自己使用較長時間的移動電話號碼,但為了享受更多的流量或變更為低廉優質的寬帶業務,只能被動增購其他運營商套餐內強制捆綁的號碼。 在16位個人用戶中,有10位擁有2家及2家以上運營商的移動電話號碼,有的用戶甚至為此不得不隨身攜帶2部手機。   另外,“不限量”並非真正的不限量。

  國家統計局山西調查總隊的一位相關人士説,當前電信運營商在響應提速降費政策方面紛紛推陳出新,各種優惠産品花樣繁多,但提速降費實際仍有做文字遊戲之嫌。

各地調研中發現,盡管三大運營商都推出了全國流量不限量套餐,但仍與商家承諾存在差距。 例如,中國移動“任我用”不限量套餐,69元/月資費,全國流量在達到20GB後變為3G網絡,開始限速,當月達到限速後,消費者如想恢復原有網速,需再辦理15元/GB的流量加油包。 中國聯通以99元冰激淩套餐為例,在全國流量達到20GB以後,會被限速至,而當月累計使用100GB後,上網速率降至不足256K。

中國電信不限量99元套餐,在全國流量達到20GB降速閥值後,上網速度降至1M。 此外,一些定向流量卡也存在著使用限制。   “提速降費”仍有潛力待挖  無論是宏觀層面的數字中國建設,落實“互聯網+”戰略,還是具體增強社會成員的“獲得感”,讓民眾、企業上網成本降低,都有賴持續推動網絡“提速降費”工程。

業內人士認為,當前,我國已處于網絡信息社會,網絡速度的快慢、上網費用的高低,成為衡量社會基礎公共服務水平的一個重要指標,建設好“信息高速公路”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,“提速降費”仍有潛力可挖。

  業內人士認為,要簡化優化産品服務項目,真心實意讓利于民。

提速“提”的是國家競爭力,降費“降”的是社會總成本。

提速降費是一小步,卻是推進數字中國建設的關鍵一步。 山西統計部門近期對此做過一項調查,據問卷調查顯示,在調查的23個家庭寬帶用戶中,選擇網速“有明顯降低”或“有一定降低”的佔%,有%的人選擇“沒有變化”,%的人表示寬帶支出沒有太大變化,表明提速降費仍有潛力可挖。   此外,運營企業建議,要在綜合考慮各方面利益下,穩步妥善推進“提速降費”行動。

一家電信運營企業相關人士説,電信運營係統龐大復雜,取消流量漫遊費和取消長途費用一樣,需要充分的時間進行結算係統的修改,穩妥推進才能讓“提速降費”良性循環。 因為對于運營商來説,提速降費、取消流量漫遊費等並不是一項簡單的工作。

例如,流量漫遊費的取消對于運營商的業績會有較大影響。

晉城一家電信運營商測算,取消流量漫遊費後其收入會下降3%,大約為1500萬,相當于公司全年利潤的70%。

所以運營商在降費過程中一直注意保護流量價格彈性,努力實現薄利多銷,不殺雞取卵、不冒進求快,努力在利益博弈下取得利弊平衡,穩步推進提速降費,才能讓用戶和企業長遠受益。

  記者魏、王勁玉/太原報道+1。